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追红月 熬红眼

2018-11-09 18:21:25
追红月 熬红眼 随着一群天文爱好者追月亮,一开始我相当熬不起。

但当从望远镜上看见月亮的曼妙身姿后,我又不禁想:值了! 在成都天府广场,我心中涌起一阵淡淡的忧伤——云层把月亮挡了。

为了赶云追月,我们只好驱车一路向东疾驰,和晃悠悠的浮云赛跑。

美国国家宇航局统计表明,平均每年月食一般为两次,多发生3次。

看起来很多次?可是精确到月亮在哪一个半球,是不是能看到,就要打个大问号了。

无怪乎,6月16日清晨的月全食,让天文爱好者们从几天前就开始“闹麻了”,个个摩拳擦掌。

天还亮着在纠结中出发了 虽然早就决定了要和四川省天文爱好者协会的发烧友去追月,但是临到当天才知道:敢去追月亮的人,你们熬不起啊! 6月15日,从上午到下午,我每两个小时就联系一次协会会长张春来,得到的回复一直是:条件不好,可能有云,只能再等等。

得不到答案,我只能从当晚9点就在办公室坐等。

张春来讲:“估计11点到12点之间会告知你结果。

”这个时间,还能够赶在2点23分初亏前,在成都附近200公里内找到个合适的地方观测。

等得无聊,我开始数花盆里的草:晒月亮还是睡觉?睡觉还是晒月亮?11点半,我开始响应周公的召唤…… 12点05分,张春来突然来电:出发!20分钟后天府广场集合! 天都黑了没底却看到月亮 到天府广场时,我心中涌起了一阵淡淡的哀伤——抬头根本看不见月亮,星星都没有1颗,夜色那就是一个字:黑。

电脑没有带,看不见卫星云图了。

张春来说,要一路向东,走出云层,去遂宁市大英县。

12点40分,车子一路疾驰。

其实,看不看得见月亮,张春来心里也没底。

一开始,我还在打望月亮,却一直没觅到它的芳踪。

不一会儿,我开始昏昏欲睡。

突然,同事大吼一声:月亮!我惊醒后看见月亮,恍如一下子被打了鸡血:熬夜没白费,看到月亮啦! 这时是凌晨2点过,月亮已开始缺了。

下了高速,我们速度奇快地架好机器。

从一开始就相当熬不起的我,通过望远镜看见月亮的半张脸后,又不由想:值了! 天又要亮看见半程算幸运 要食甚了!就在能看见月全食美过程的时候,云跑来挡镜头了。

我大感遗憾,但5名天文爱好者却很满足,表示“这是常有的事”、“看到前半程已很幸运了”。

协会的元老之一汤志杰说,观测,那是心力、体力,熬夜能力的较量。

盆地观测条件不好,他们常常和云拼速度,常常“我们拢了,云也拢了”。

失望与欣喜并存,所以,他们可以保持淡定或突然激动。

熬夜更是必备的素质。

赶回市区已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