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说真道假话红楼之丫环篇·晴雯

时间:2019-09-14 08:44:5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有句古语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每次读到《撕扇子作千金一笑》那一节里宝玉为“讨好”晴雯的那番歪理,总会想到——“欲加之功,何患无词?”请原谅我歪曲“古语”,可你看那宝玉说的这一套:“这些东西原不过是借人所用,你爱这样,我爱那样,各自性情不同。比如那扇子原是扇的,你要撕着玩也可以使得,只是不可生气时拿他出气。就如杯盘,原是盛东西的,你喜听那一声响,就故意的碎了也可以使得,只是别在生气时拿他出气。这就是爱物了。”这话听起来是很有理的,东西本来就是供人“用”的。比方现在,电视台搞综艺游戏节目时,就有一项是踩气球,谁踩破的多谁取胜。这应该便是“物尽所用”吧?但晴雯的行为作派,我却不敢恭维了。上述的那番宏论,其实是曹公借宝玉之口阐述自己的“物用观”,无可厚非。但我同样认为,这不等于是对晴雯的刁蛮无理的肯定。
一直以来,晴雯都是被当作受欺压的叛逆女性看待的,这几乎成了一种定性。尤其是“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一事,始终是作为美事被读者与红学家们所津津乐道。其实,晴雯的撕扇子,并不是想反抗什么,因为她心里早已明白,宝玉对她一向百依百顺。那天,仅仅因为宝玉“心中闷闷不乐,回到自己房中长吁短叹”,偏巧她失手跌折了扇骨,无非是说了她几句而已,根本是不伤脾胃的。可晴雯却因之大大地借题发挥了一通。一般说来,丫环是不可以也不可能对“主子”说重话的,更不敢撒气。可晴雯居然能冷笑着对宝玉说这样的话:“二爷近来气大的很,行动就给脸子瞧。前儿连袭人都打了,今儿又来寻我们的不是。要踢要打凭爷去。就是跌了扇子,也是平常的事。先时连那么样的玻璃缸、玛瑙碗不知弄坏了多少,也没见个大气儿。这会子一把扇子就这么着了。何苦来!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再挑好的使。好离好散的,倒不好?”看看,什么叫“连袭人都打了”?当然,拿到现在来说,打人是犯法的。可在他们那个环境里,宝玉打人是“天经地义”的。晴雯自己也知道,“要踢要打凭爷去”。可她就是敢那样说,为什么?也许是晴雯看准了宝玉的好“欺侮”,没刚性;或者是掌握了他好“怜香惜玉”的秉性。要不然,她为什么在王夫人面前不敢说类似的话呢?这不,第二十四回里,王夫人骂了她“真象个病西施”后,又试探着问“宝玉今日可好些?”时,晴雯“心内大异,便知有人暗算了他,虽然着恼,只不敢作声。”她只是说:“我不大到宝玉房里去,又不常和宝玉在一处,好歹我不能知道,只问袭人麝月两个。”当王夫人又说:“这就该打嘴!你难道是死人,要你们作什么?”晴雯也不过这样分辩:“我原是跟老太太的人,因老太太说园里空大人少,宝玉害怕,所以拨了我去外间屋里上夜,不过看屋子.我原回过我笨,不能伏侍。老太太骂了我,说又不叫你管他的事,要伶俐的作什么。我听了这话才去的.不过十天半个月之内,宝玉闷了大家顽一会子就散了。至于宝玉饮食起坐,上一层有老奶奶老妈妈们,下一层又有袭人麝月秋纹几个人.我闲着还要作老太太屋里的针线,所以宝玉的事竟不曾留心。太太既怪,从此后我留心就是了。”看看,晴雯的言谈,哪里还有反抗的痕迹,说她当时是低眉顺目也不为过吧?如是她果真叛逆,就该像在宝玉面前那样,对王夫人说:“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再挑好的使。好离好散的,倒不好?”可惜晴雯没有,她“本是个聪敏过顶的人”,不会那么傻。晴雯之所以敢在宝玉面前撒小性子,之所以必须在宝玉面前撒小性子,我觉得是有她自己的考虑的。
诚然,晴雯似乎很瞧不起袭人之流的溜须拍马的行径,她也时时因为这个当着宝玉的面挖苦嘲笑袭人们。然而,晴雯不想拍吗?不是的。我觉得晴雯与袭人只不过在想法与做法上不尽相同罢。袭人走的是上层路线,她知道巴结王夫人是要紧。而晴雯呢,她明白“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只要抓住了宝玉,只要让宝玉感觉到自己是不可或缺的,那她就成功了。事实上,在这方面,她做得比袭人成功。袭人对宝玉是一味的依顺,但又不时地会在背地里搞一些使宝玉反感的小动作。晴雯不会。她更懂得抓紧宝玉的心。一般情况下,她坚决地投宝玉之所好,但在某种时机或场合,她又会用耍小性子的办法抓住或掌握宝玉,晴雯似乎不识字,可她却很懂得“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只是,晴雯的道路是走不通的。因为,那是一个孝道为上的社会。宝玉连自己的命运尚且不能左右,又如何救得了晴雯?
晴雯“心比天高,身为下贱”。“身为下贱”,很容易明白,她是丫环,还能不“下贱”?“心比天高”,何也?想来也无非是想换了身份,做个主子,即使做不了主子,像赵姨娘那样做“半个主子”也成。正因为如此,她才会与袭人有得一拼,才会被袭人视作类似于“情敌”的劲敌。
在我看来,晴雯是会做主子的。这所谓的“会”,指的是她有那个能耐,有那份狠毒之手之心。她骂小红“爬上高枝儿去了”,尚犹可说,谁叫她后来真的攀高枝了呢。但在第七十三回,宝玉复习备考,一屋子的下人都得陪着,年岁大一点的丫环倒还能挺,但“那些小的,都困眼朦胧,前仰后合起来。”“本是同根生”的晴雯却骂了起来:“什么蹄子们,一个个黑日白夜挺尸挺不够,偶然一次睡迟了些,就装出这腔调来了。再这样,我拿针戳给你们两下子!”瞧瞧,这哪里是什么叛逆?倒是那个“正经主子”“忙劝道”:“饶他去罢,原该叫他们都睡去才是。你们也该替换着睡去。”更令人齿寒的是第五十二回,小丫头坠儿小窃,颇有身份的平儿尚且“情掩虾须镯”,而晴雯却把坠儿哄到近旁,“冷不防欠身一把将他的手抓住,向枕边取了一丈青,向他手上乱戳,口内骂道:‘要这爪子作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可以把晴雯的这种做法理解为疾恶如仇,但她自己也是一个人下之人,起码也该有点恻隐之心吧?遗憾的是,晴雯的行为只能让人联想到后来的那个地主婆——黄世仁他妈的狠毒。更有甚者,晴雯还自作主张假传圣旨,把坠儿撵了出去,连小丫头做奴才的资格都给无情地剥夺了。
殊不知,后来晴雯自己不仅没有能逃脱如坠儿相类的命运,而且比她更惨。窃以为,曹公把坠儿与晴雯放在一起写,同样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

共 24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晴雯,也是《红楼梦》里下层人物里的一个鲜活的形象,本篇对她的解读深入了人性的一面。只是,这些鲜活的形象在曹公的安排下归为了悲剧,可歌可叹。推荐!【编辑:铁禾】
1 楼 文友: 2012-07-29 21:20:5 鲁迅说的对,做稳奴仆和欲做奴仆而不得这两类人,在红楼里鲜活地表现出来了。
2 楼 文友: 2012-07-29 21:29:22 丫鬟篇写的也是很精彩,推荐. 漠视三千阴部瘙痒用什么药
孩子中暑
小孩脾虚吃什么药
宝宝拉绿色大便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绥化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呼和浩特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包头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包头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绥化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包头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东方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东方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马鞍山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宁德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太原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太原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东方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太原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东方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东方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淮北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淮北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东方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东方有哪些综合医院 太原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太原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定安有哪些骨科医院 定安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大同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淮北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定安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铜陵有哪些外科医院 铜陵有哪些眼科医院 大同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铜陵有哪些屈光医院 滁州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晋城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临高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晋城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临高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晋城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临高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晋城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滁州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晋城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滁州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滁州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肛肠科医院 朔州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朔州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朔州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阜阳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朔州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宿州有哪些肛肠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铜川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有哪些全科医院 西宁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乌海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海北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咸阳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咸阳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渭南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通辽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黄南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汉中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呼伦贝尔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榆林儿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榆林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榆林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巴彦淖尔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榆林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榆林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乌兰察布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安康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钦州眼科医院哪家好 曲靖专科医院哪家好 宜春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宜春有哪些小儿感染科医院 宜春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宜春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嘉峪关中医医院哪家好 宜春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宜春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平凉中医医院哪家好 临夏其他医院哪家好 深圳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